好文網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司廣角 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文網羅 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被物質文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被物質文明所慣縱的人,怎會有強韌的精神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新華網 日期:2016年10月11日 瀏覽次數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通常意義上,大學畢業的人常常被稱為讀書人,遇到不可解的事情,會說找個讀書人來解決;遇到迂腐情形出現,會說這肯定是讀書人做的事情。我總是把自己劃入讀書人之列,但是到底讀書人是什么樣的一群人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昔日孔子問志,曾皙以“幾人同游、輕裝沐于春風”的志向而得到孔子的贊賞。這種愿望,不可謂不簡單;這種志向,又不可謂不高遠。乃至幾千年過去了,這仍然是讀書人的美麗夢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一位大學老教授,久居大學校園,靜心修學育人,不言政治,一向也算安寧快樂。一日見春光大好,于是與家人一同外出郊游。誰知門票不菲,已大大超出預算。中午與家人坐于餐廳,更覺菜單上的數字觸目驚心,妻子兒女也知家境清貧,推說不喜油膩,點來點去只是幾盤青菜。老教授大為不忍,揮毫毅然與下一種海鮮的名字。心中痛惜之余,隨意瞥見鄰桌幾個粗豪大漢豪氣地叫來一桌豐肴美饌,衣著考究。對照自己全家的簡裝粗食,老教授深以為恥。一次乘興而去敗興而歸的郊游,打破了幾十年的心境上的安寧,這是我多年的一個教授朋友給我形容的一段生活感觸,也許很多教師已經超越了這個狀態,但是內心的不平靜恐怕更有甚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簞食,一瓢飲,在陋巷,人不堪其憂也不改其樂”。古往今來,真正能入此境界的能有幾人?除非你才高八斗,絕世而獨立,又無欲無求,自身所有已足所欲,才能安貧且不以為恥。即便如此,你的才華必須受到世人的認可,否則世人所認為最失敗的人,不過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教授郊游歸來所感受的極度不滿足、不平衡之感,并非源于得不到華麗的衣著,精美的食品給予人的直接物質享受,而是以成功、失敗而論,在自己一向不在意的一方面,產生了挫敗之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得《讀者》上有這樣一則寓言:同病房的是兩位行動不便困在床上的老人。一位老人非常向往靠窗的那個床位,因為那張床的主人總是給他描述窗外的風景。窗外的世界聽起來是那樣精彩,這位老人便每天都眼望那位老人早日死去,自己搬過去親眼看看窗外。終于這一天來臨之時,他懷著激動興奮的心情看到窗外,但是看到的是一堵灰色的墻。由此,又似乎見到讀書人清高的先知先覺之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處于今天的社會中,人們面對的是一個復雜多變的世界,知識的更新、修飾、轉換多元而且多變,擁有知識和學習能力的讀書人開始成為英雄。然而,讀書人能起作用,最根本的一點,還取決于他們的理想。我們很清楚地知道,一個社會沒有理想,將難以想象,而一個社會之中若沒有一些人矜持理想,社會也將是毫無生機的。事實上,讀書人的可貴之處正在于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可貴之處就是讀書人擁有獨處的能力,能夠反求內心而得平衡的能力。亞里士多德說過的一句話值得反復回味:幸福屬于那些容易感到滿足的人。這其中包含的寓意,是因為知道自己想要的,并讓這些愿望能夠得以實現,這是你自己的事情,不需要借助外力。事實上,外在環境的確復雜,如果不能借助于內力,外力是無法給予你確定幫助的,所以需要你自我滿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叔本華對社交與獨處有過一段非常精辟的評論,他說:“生活在社交人群當中必然要求人們相互遷就和忍讓,因此,人們聚會的場面越大,就越容易變得枯燥乏味。只有當一個人獨處的時候,他才可以完全成為自己。誰要是不熱愛獨處,那他也就是不熱愛自由,因為只有當一個人獨處的時候,他才是自由的。拘謹、掣肘不可避免地伴隨著社交聚會。”他還說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:“上流社會參加社交聚會需要把自己變得平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學時期,我遇到一位語文老師——李鐵城老師,1981年他回到鄭州后,20年間我們沒有見過面,我有機會去鄭州出差,請鄭州的朋友幫我想辦法找到他,終于我們在鄭州見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年后見到滿頭華發的老師,在一間極普通而簡單的書房里,寫出了被譽為“五四”運動以來闡述人生問題最為精辟的驚世之作《新道德經》,用心血鑄成了《祭炎帝文》《軒轅皇帝之碑》《孔子之碑》等流諸后人的杰作。正如老師所言:“我是一個孤獨的人,我始終處在孤獨中,但我是一個獨立的思想者。”從鄭州回來,我一直沉浸在與老師的交談中,再看老師送的詩詞作品,回想老師對物質生活的淡然,越發了解,品格與境界是由內心的思想而豐滿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,人們突然對物質和金錢產生了過度的期望和熱愛,人們都在談論如何賺錢,都在做“創富人生”的規劃,這似乎成了一種時尚、一種價值觀,甚至一種境界,對此我一向都持有異議。這種現象的出現是“物質至上”的結果,因為在很多人看來,在一切需要數據化的時代,不能夠用數據標價的一切,都是不值得關注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這是一種潮流的話,李老師的生活方式剛好相反,他一生與金錢無關,他曾經被深圳的一家企業聘請,最終他還是選擇回到書齋,以書本為生;20年后他證明了放棄賺錢的選擇,其正確與價值。他說:如果我不回來,我不可能寫出《新道德經》。反復吟讀老師的作品,會感到一種悠然的舒暢;稍作思考就會明白,我們活的匆忙和煩躁,正是缺乏這種純粹的生活能力所致。我無法評價李老師對名利得失的看法,僅他置身于經濟社會的現實世界中,能夠安然于自己的書房、安然于自己的思想,真的就是足夠我敬仰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一直在探討什么是“商道”,在探討什么樣的品格是商業社會所必需的品格,爭論和探討還在繼續,沒有共識的答案,只是現在我才想到無法得到答案的原因,這個原因就是: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沉迷在物質世界的追求里,一個被物質文明所慣縱的人,怎么可能有著強韌的精神呢?沒有強韌的精神的人,又怎樣可以具有品格,又怎樣可以具有“商道”呢?當人們不斷地為了擺脫物質貧困的狀態,為了過上富裕生活而拼命勞作的時候,不知不覺間我們的精神已經脆弱到不堪一擊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“無”成為常態的時候人們才會對“有”感到無上的滿足和感激。而“有”成為常態的時候,人們不會對“無”產生不滿足感,也就絕不會在內心涌動對“無”的感激之情。我想,李老師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,才會滿足于書齋,滿足于撰寫碑文,滿足于做歷史與未來對話的橋梁,也正因為此,李老師才瀟灑地說“我是一個獨立的思想者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人也許都無法達到這樣的心境,無法忍受這樣的簡單生活,然而我相信很多人會對這樣心境,這樣的簡單生活心存向往。我們之所以向往,究其原因是:因為簡單可以豐富,這樣的豐富是富足的思想,是富足的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從何時開始,我們丟失了理想,如何苦尋也找它不出。時代需要英雄,然而我們不知道英雄的標準,美與丑、對與錯的界限在信仰中的判斷也日趨模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對金錢與成功的追逐,許多人在忙碌中無暇思索“人從哪里來,到哪里去”的問題。心為物役,也不知本心的快樂究竟是什么。沒有信仰又何談自我,你根本不知道你要的是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多讀書人卷入經商的洪流之中,在利與義的旋渦中,許多人都被攪了個昏頭。一些人評價說,現在中國人既沒有傳統,也沒有創新,只有潮流,從出國熱到經商熱。如羅大佑的歌所唱“看彩色電視的人越來越多,而能夠辨別黑白的人卻越來越少”,對在一陣陣的潮流中盲目涌動的人群,讀書人也缺失了自己本應有的理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讓孔子現在來問志,不知諸子會如何應對,或許根本給不出答案。有一個朋友被問及志向時,他說:“我要掙很多很多的錢。”又被問:“有了這么多錢,你又為著什么呢?要去做什么呢?”他說:“有了很多錢,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呀!起碼不為它傷腦筋,而且不要問這么多為什么好不好,這是哲學家該想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何認識錢,祖先的財富觀是值得尊敬的,“有財而多欲,則名之為貧”,我知道李老師是富有的了,他的富有源自于他心靈的安靜,來自于他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敬畏,來自于他自己一個人獨自的心靈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围棋段位含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