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網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司廣角 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文網羅 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巖松:當下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巖松:當下是一個成功學泛濫的時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鳳凰讀書 日期:2016年10月11日 瀏覽次數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當下是一個成功學泛濫的時代。中國的很多扭曲和亂象,都與追求面上的成功有關。我們只是追求現實的結果,往往不追求真理;我們把結果看得非常重,因此我們從不享受過程;我們為了實現某種期待,往往不擇手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2012年,我參與過整個倫敦奧運報道,倫敦奧運會最重要的那句話,叫“影響一代人”。有記者提問:“體育如何影響一代人?”倫敦奧組委的一位官員回答:“體育教會孩子們如何去贏。”這句話很正常,在中國,很多事都能教孩子們如何去贏,但是他的下一句話讓我格外感動:“同時,教會孩子們如何體面并且有尊嚴地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這是中國人很缺乏的一種教育。在我們的教育體系中,孩子從小到大,什么時候學習過如何體面并且有尊嚴地輸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我記住了這句話。一方面,它讓我更加明白,體育為什么在我們的生活中,扮演著如此重要的角色;另一方面,它像一面鏡子,映照出此時的中國。有時,離故土越遙遠,感受就越清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其實老祖宗早已明白這個道理,說“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”。既然不如意事十有八九,為什么我們從來不教“十有八九”時的心態和應對能力?十之一二的成功,被看得極其重要;十之八九的挫折,也被放大到無以復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回頭看中國歷史,包括世界歷史,想想看,失敗很可怕嗎?中國有無數的歷史人物,之所以偉大,是因為失敗,而不是因為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岳飛是因為成功才偉大嗎?如果從我們現在的“成功學”角度來看,岳飛很失敗。不管你仗打得怎么樣,被人家N道金字令牌召回,最后還給辦了,在當時的社會來說,他是一個失敗者。當時的成功者是誰?是秦檜。可是后來呢?秦檜在西湖邊上已經跪了多少年,但岳飛是我們心目當中的英雄,對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項羽是成功者嗎?作為一個男人,一個將領,項羽已經失敗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了吧?都霸王別姬了。但是他仍然以英雄的形象,存留于中國的戲劇故事和百姓談論當中。反倒是“成功者”劉邦,會讓我們在內心里,產生某種不屑或者不那么喜歡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林則徐的人生成功嗎?大家只記住了他成功那一點—虎門銷煙,但卻不知道在很多“妥協派”的壓力之下,一年之后林則徐被去職。從當時的官場角度來說,他成功嗎?一點兒也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為什么要補上失敗這一課?不僅僅是因為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,更因為人從出生開始,就是一條單行線,直奔死亡而去。就算你贏了全世界,也贏不了這個結果。死亡,是一個最大的“失敗”,你應該怎么去面對它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失敗,其實有很多意義,這些意義比成功大,或者說有一種成功必須是以失敗作為助推力的。南唐李后主,要論失敗的話也登峰造極了,我們想要經歷那樣的失敗都很難。但我們至今仍在談論他,為什么?因為他作為一個偉大的文學創作者,留在了中國的文學史當中。如果不是徹底的國破家亡,他會寫出“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”這樣一種感懷嗎?不會。這個失敗對于李后主固然慘痛,但對于后人,對于中文的傳承,何嘗不是一件幸事?在他的文字中,失敗,竟然成為了一種美妙的意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莫扎特,我不止一次去過他的故鄉薩爾茨堡。他生前在家鄉不是一個受歡迎的人,屢受排擠,命運多舛。但他又是一個天才,天才到什么地步?他一生中創造的音樂作品,交給普通人抄譜,都未必抄得完。在他的音樂中,你聽不到失敗,聽不到挫折,聽不到身世的飄零和所有的難言之隱。他的音樂,永遠是人世間原本美好的那種存在,這是一個太奇妙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還有多少偉大的詩人,正是因為人生中的不幸、挫折和難過,才創作出那些偉大的作品。我們都知道蘇軾的作品太好了,但蘇軾的官宦生涯其實是非常糟糕的,屢屢被排擠,被貶謫,但即便這樣,他仍然留下了傳世的佳作,連生活中的負面情緒也找到了別出心裁的出口,否則“東坡肉”是哪兒來的?所以,以史為鑒,回歸到個人去看,我們應該知道,失敗有時是需要的,而且是偉大創作的重要動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此外,我們還應該明白,挫折與失敗原本就是變革的機會。要知道,人在勝利的時候是不必做決定的,但在失敗的時候要做決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體育場上一直有一個準則—勝者不變敗者變,對嗎?今年巴薩得到了“三冠王”,但如果回到1月份的時候,這是幾乎所有的體育迷都想不到的。因為當時巴薩已經近乎完蛋了,輸給皇馬,輸給塞爾塔,尤其是在新年伊始,輸給了皇家社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失敗就像是一個擠破毒瘤的過程。一次失敗好像還無所謂,兩次失敗似乎也還能扛,但是輸給皇家社會之后,整個隊的矛盾全面爆發出來:梅西和主教練之間的問題、足球風格的問題等等。這個時候球員們意識到慘了,如果不認真面對它,做出一個新的決定,我們將一事無成。快離隊的哈維要跟梅西談,難道你就準備繼續看C羅得金球獎嗎?然后去斡旋他跟恩里克之間的關系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球隊從那次失敗開始,真正走上了正軌,創造了足球史上又一個“三冠王”的奇跡。如果沒有此前接二連三的失敗,尤其是輸給皇家社會的這次慘敗,如果當時稀里糊涂贏了,所有的問題,恐怕仍會稀里糊涂地存在著。隔幾場輸一場,隔幾場再輸一場,最后或許能拿到“三冠王”的一冠,但不會達到如此偉大的高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做出決定,往往意味著一種變革,人生何嘗不是如此呢?每當失敗與挫折來臨,你應該懷著好奇心去看待它,試圖弄明白它的目的:難道這是一次提醒?難道我應該做出一個更有利的決定?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白巖松著《白說》,長江文藝出版社,2015年9月出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围棋段位含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